新著浏览

《理想的下午》

时间:2013/12/5 9:56:51

推荐人:梁文道
推荐理由:
       舒国治的散文原就给人一种古老的感觉……正由于其古老,他才能迷倒一众台湾读者,成为彼岸十年来最最受欢迎的散文家。
  我见过诗人很不“像”他的诗,更常见到小说家不“像”他的小说,却从未见过有散文家不像他的散文的。所以张中行就像张中行,余秋雨就像余秋雨,龙应台就像龙应台;舒国治,他的人就走在他自己的文字里,闲散淡泊,品味独具。

 

 

书名:《理想的下午》
定 价: ¥48.00
作 者:舒国治 著
出 版 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9-1
印刷时间:2013-9-1
I S B N:9787549537624


编辑推荐:
  ▲舒国治首部简体字作品,再版推出。舒国治是台北城的奇人,青年时期以小说崭露头角,其后流浪美国长达七年。除去早年的一份短暂工作,终身无业,因不愿干无聊的工作,整日无所事事、自由自在,闲时所写文章多关旅行及小吃,被拥趸称为“职业晃悠者”“小吃教主”。
  ▲华语旅行文学中的翘楚之作。舒国治的文字独成一家,颇具古风,论者皆认不似现代人所写,谓其得晚明小品文之真味。本书为舒国治最重要的代表作,风靡台湾十余年,文学青年人手一册。中国内地读者期盼此书久矣,推出之后即广受欢迎,成为无数游子的行囊必备之书
  ▲梁文道专文推荐。梁文道是舒国治多年好友,此次耗时月余,为本书撰写了长篇序言,介绍舒氏其人其文,并勾勒出舒国治从青年时期到成熟期的变化轨迹。
  ▲设计师陆智昌全程操刀改版,一字一句亲自调试内文,精选进口樱花布面,全书内容无改,但面貌焕然一新。

 

内容推荐:
  梁文道撰序推介
  风靡无数文艺游子的行囊必备之书
  迄今为止,最有态度的旅行文学佳作
  关乎旅行,也关乎晃荡,更关乎生活。
  信步由之,放眼而望,清风明月时时得于道途,却无须拥有也。
  本书以一种超俗的眼光,与闲散的人生情怀,讲旅行、讲山水,看待周遭、寻觅佳境。自十年前在台湾出版后,风靡了无数文艺游子,几乎人手一册。此次发行简体版,篇幅扩大增加,喜好旅行文学者,不可错过。

 

作者简介:
  舒国治
  一九五二年生于台北。原籍浙江。是六十年代在西洋电影与摇滚乐熏陶下成长的半城半乡少年。七十年代初,原习电影,后注心思于文学,曾以短篇小说《村人遇难记》备受文坛瞩目。一九八三至一九九〇,七年浪迹美国,此后所写,多及旅行,自谓是少年贪玩、叛逆的不加压抑之延伸。而文体自成一格,文白相间,简淡中深富雅韵,论者咸认与他的清简度日有关。常人忽略的清苦生活之美,最受他无尽窥探与咏颂。
  著有《理想的下午》《门外汉的京都》《流浪集》《台北小吃札记》《穷中谈吃》等。


目录:
序 但少闲人/梁文道
    哪里你最喜欢 
 城市的气氛
 冷冷幽景,寂寂魂灵——瑞典闻见记
 早上五点
 旅途中的女人
 外地人的天堂——纽约
 托友人代订车等旅游事
 理想的下午
 推理读者的牛津一瞥
 早春涂鸦
 老旅行家永远在路上
 漫无根由的旅行者
 旅行指南的写法
   再谈旅行指南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懒,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缺点,也可能是这辈子我最大的资产。因为懒,太多事皆没想到去弄。譬似看报,我从没有看报的习惯(当然更不可能一早去信箱取报纸便视为晨起之至乐)。不但不每日看,也不几个月或几年看一回。倘今天心血来潮看了,便看了。没看,断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漏之憾。有时,突然想查一些旧事了,到图书馆找出几十年前的旧报纸,一看竟是埋头不起,八小时十小时霎间飞过。这倒像是看书了。    我对当日发生的事情,奇怪,不怎么想即刻知道。     
  我对眼下的真实,从不想立时抓住。我总是愿意将之放置到旧一点。     
  但不想每天时候到了便去摸取报纸的真正理由,我多年后慢慢想来,或许是我硬是不乐意被这小小一事(即使其中有“好奇”的廉价因素)打坏了我那原本最空空荡荡的无边自由。
  ……
  有时蓦然回头看自己前面三十年,日子究竟是怎么过过来的,竟自不敢相信;我几乎可以算是以赌徒的方式来搏一搏我的人生的。我赌,只下一注,我就是要这样的来过——睡。睡过头。不上不爱上的班。不赚不能或不乐意赚的钱。每天挨着混——看看可不可以勉强活得下来。那时年轻,心想,若能自由自在,那该多好,即使有时饿上几顿饭,睡觉只能睡火车站,也认了。如今五十岁也过了,这几十年中,竟然还都能睡在房子里,没睡过一天公园,也不曾饿过饭,看来有希望了,看来可以赌得过关了,看来我对人生的赌注下在胡意混自己想弄的而不下在社会说该从事的,有可能是下对了。虽然下对或下错,我其实也不在乎。行笔至此,怎么有点沾沾自喜的骄傲味道。切切不可,戒之戒之。倒是可供年轻人有意坚持做自己原意必做之事的浅陋参考也。   有人或谓,当然啊,你有才气,于是敢如此只是埋头写作,不顾赚钱云云。然我要说,非也。我那时哪可能有这种“胆识”?我靠的不是才气,我靠的是任性,是糊涂。但我并不自觉,那时年轻,只是莽撞地要这样,一弄弄了二三十年。   
  只能说,当时想要拥有的东西,比别人要缥缈些罢了。    
  好比说,有些人想早些把房子置买起来,有些人想早些把学位弄到,有些人想早些在公司或机关把自己的位置安顿好。而我想的,当年,即使今日,全不是这些。    
  十多年前,有个朋友与我聊起,他说:“有没有想过,倘有一个公司愿请你担当某个重任,如总经理什么的,年薪六百万之类,但必须全心投入,你会去吗?”我说:“这样的收入,天价一般高,我一辈子也不敢梦见,实在太可能打动我了,但我不会去。为什么?因为我是台湾人;这工作做了十年,不过六千万,六千万在台湾,买房子还买不到像样的;若是不买房子,根本用不了那么大的钱;六千万若拿来花用,享受还只是劣质的。故这六千万,深悉台湾实况的人,根本不用太看得上眼。更主要的,我会想,我的四十五岁至五十五岁这十年,是一生中最宝贵、最要好好抓住的十年,我怎么会轻易就让几千万给交换掉呢?”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十年。我今天想:我的五十五岁至六十五岁的这十年,因更衰老了,更是一生中最宝贵、最要好好抓住的十年,更不会做任何的换钱之举了。    
  钱,是整个台湾最令人苦乐系之悲欢系之的东西;我这么穷,照说最不敢像前述的那么大言不惭,也非我看得开看得透,这跟不洗澡一样,你只要穷惯了脏惯了,并一径将那份糊涂留着,便也皆过得日子了。我常说我银行存款常只有一千多元,这时我注意到了,接着两三天会愈来愈逼近零了,然总是不久钱又进来了。我总是自我解嘲,谓:“人为什么要把别人的钱急着先弄进自己的户头里?为什么不能让他人先替你保管那些钱?”    
  倒像是某首蓝调的歌名所言:I love the life I live, I live the life Ilove.(我爱我过的生活,我过我爱的生活。)    
  人要任性,任性,任性。如今,已太少人任性了。不任性的人,怎么能维持健康的精神状态?他随时都在妥协、随时在抑制自己,其不快或隐忍究竟能支撑多久?    
  自己要做得了主。     
  不会人云亦云,随波逐流。不会时间到了叫吃饭就吃饭、叫洗澡就洗澡,完全不倾听自己的灵魂深处叫唤。不会睡觉睡到没自然足够便爬起来。睡眠是任性的最佳表现,人必须知道任性的重要。岂不闻日谚:“愈是恶人,睡得愈甜。”吾人有时亦须做一下恶人。      
  ——《我是如何步入旅行或写作什么的》


作者:舒国治 来源:文联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园林 | 文联协会 | 乡镇文联 | 文艺期刊
  • 昆山市文学艺术网(127.0.0.1)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昆山市文学艺术网 苏ICP备12015873号-1
  • 您是第位访问者